端午的菜园

来源:贵阳轨道交通S1线项目  作者:邢欢  时间:2021-06-16 浏览次数:   【字体:

少时读汪曾祺《端午的鸭蛋》,对文中所述“蛋黄通红、吱吱冒油”的高邮咸鸭蛋念念不忘。以至于后来每次吃咸鸭蛋,都会试着用筷子戳破一头,看能不能冒出红油来。

我的家乡在北方,不临水,靠山。鸭蛋自是不产的,连粽子也少吃。我对于端午的记忆,除了与别处大体相同的扎香包、挂艾草、喝雄黄酒以外,就是爷爷在老家精心侍弄的小菜园了。

经历了几个月的“青黄不接”,初夏的小菜园显得特别诱人。挂着须子的玉米黄澄澄的,仿佛要将绿色的外衣撑裂,浑身布满刺的黄瓜头上还顶着将落未落的小黄花,翠绿的辣椒和四季豆刚刚生出两寸来长,西红柿才长到李子那么大,茄子花开的正旺,像一个个紫色的小吊钟一般倒垂着,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样子。待到晚饭时分,经过母亲的手稍一加工,它们又摇身一变成为了饭桌上的主角:玉米只需水煮就十分鲜甜可口,小黄瓜拍扁切块凉拌下酒,青西红柿挑些大的切片与土豆同炒,酸脆爽口,青辣椒和新蒜一起剁碎稍加调味腌制半刻,用刚出锅的锅盔或馒头一夹,个中美味只有“老陕”能懂……在普通百姓生活品质飞速提升的今天,大鱼大肉早已不是节日饭桌上的唯一追求,绿色、健康、无公害成为了新的潮流。在爷爷的悉心照料下,小菜园里夏秋之际各式瓜果竞相登场,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总能将餐桌装点的分外丰盛,给予我们美味和营养。而不在家的日子里,每当节日来临,那份蓬勃的生机,又成为了异乡游子心中的一份别致惦念。

爷爷一生勤劳。自我记事起,这个菜园,以及老屋周边所有可以耕种的土地,只要爷爷在家,就从未荒废过。从玉米、小麦、大豆等主食作物,到土豆、萝卜、南瓜等各类蔬菜,四季都是热闹的。“春种秋收”,这4个字看似简单,但要达到真正的“春华秋实”,还要经历耕地、播种、施肥、锄草等一系列饱含无数汗水与心血的过程,以及漫长的等待,没有一点捷径可走。记忆里的农忙时节,爷爷总是天刚亮就扛着锄头下地,除了两餐外的时间几乎都在田里耕作,日出日落,周而复始。

近些年,爷爷渐入耄耋之年,身体大不如前,风湿发作严重时甚至下不了床,菜园和零星的几块地大部分时间是父母亲在照管。可他还是会趁着身子好些的时候围着田间地头四处转转看看,发现长势喜人的瓜果时,还是会像孩子般开心的向奶奶“炫耀”:“咱家的南瓜长的有篮球那么大了!比别家的都大!”我想,爷爷和土地是分不开的吧,他也恰如土地一般,养活了一代又一代的我们,养育了一辈又一辈的儿孙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